“蓝蓝的天上白云儿飘,

白云下面马儿跑……”

  一曲唱毕,山上又恢复寂静。进入冬季,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衰竭,除了“呼呼”的风声,和“簌簌”的落雪声,山上再无其它声响。

唐和顺行走在羊肠小道。杨艳敏 摄唐和顺行走在羊肠小道。杨艳敏 摄

  53岁的唐和顺一手拄着木棍,一手拎着快递包裹,孤零零地站在半山腰的45度斜坡上,胸前交叉背着两个绿色的小布包,上头写着“中国邮政”几个字。

  唐和顺是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金沟乡人,也是全兰州市唯一的一位乡村步班邮递员。

  由于当地山大沟深,村庄分散,部分地区车辆无法到达,唐和顺便用双脚在平均海拔2100余米的大山间走出了一条“步班邮路”。

  一个人、一根木棍、两个布包……通往高山的路,漫长而枯燥。唐和顺时常哼几句小曲儿,或点一根烟深吸几口排遣寂寞。

  唐和顺最害怕的不是山路,而是沿路的孤独。唐和顺往山顶送件,有时走一整天,不见一个人影,这样的路,他走了12年,逾22万里。

  堂兄弟俩50载的接力坚守:联通大山内外信息

  近日,甘肃省会兰州迎来了立冬后的首场“鹅毛大雪”。兰州市民正欢畅在雪后美景的喜悦和嬉闹之中,唐和顺望着窗外的大雪,大地已苍茫一片了,眉头一蹙,心里嘀咕着,"今天送邮件路上得小心点了"。唐和顺一边等待邮政局内分拣的包裹,一边心里琢磨规划当日最近的路线。

  每周一、三、五是唐和顺送快件的日子,周五的一天,中新社记者一行三人前往西固区邮政管理局,实地探访、体验唐和顺的"步班邮路"。

  当日9时许,西固邮政局大厅内邮递员们正在忙碌着分类邮件,20多个身穿工服的人来回穿梭在房间里,他们要赶在9点半之前将所有包裹交接到每位乡村邮递员手中。

唐和顺笑着。与人交谈。杨艳敏 摄唐和顺笑着。与人交谈。杨艳敏 摄

  金沟乡共有三名乡村邮递员,其他两位骑摩托车送件,唐和顺是唯一的步班邮递员,因为所划片区地处高山,自行车、摩托车、汽车都上不去。

  装满邮件的小型运输车在“S型”公路上一路行驶,最终停在山脚下的小巷道内。不一会儿,一个个头不高,却很精干的男人挎着布包从拐角处一步跨出来,他便是唐和顺。

  与同行的其他几人不同,唐和顺穿着单薄,一件格子衬衫外边套一件薄制服,“穿多了爬不动山。”唐和顺漫不经心地说。

  唐和顺翻开布包,规整了下水杯和馍馍,将报纸和信件装进去后便抬脚往山上走去。

  谈及最初步入邮政行业,唐和顺说,12年前,他刚从村干部的职位上退下来,一时不知该重新干点什么。就在那时,唐和顺的堂哥找到他,并将唐和顺介绍到西固邮政局,经过面试后,代替他成为了新一任金沟乡的乡村步班邮递员,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邮二代”。

唐和顺指着远处的村庄。杨艳敏 摄唐和顺指着远处的村庄。杨艳敏 摄

  提起堂哥,唐和顺挺直了身子,骄傲地说,他是一名步班邮递员。

  唐和顺的堂哥叫唐和太,今年68岁,曾在金沟乡干了38年的乡村步班投递工作,因为膝盖磨损严重,不能再走山路,所以希望堂弟能在岗位上坚守下去。

  唐和顺送件的路上,经常想起堂哥,那几条山路上,彷佛还有堂哥的身影。对唐和顺来说,堂哥既是亲人,也是“引路人”。

  在西固邮政局工作了33年的刘克俭慨叹道,如果没有这俩弟兄多年来的坚守,这几个村子的信息可能就是空白的。刘克俭说,这俩弟兄一模一样,不管翻了多少山,过了多少沟,受了多少罪,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袒露。

  步班邮路上的“惊魂一刻”:差点死在山缝里

  雪越下越大,路面的积雪没至脚踝,踩上去“咯吱咯吱”直响。

  唐和顺脚踩藏蓝色运动鞋,在雪地迈着小碎步,小心翼翼地往前挪,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慎滑倒。“嗵”的一声,唐和顺重重栽倒在地上,身子在斜坡上滑出去2米远,皴裂的右手上,却还紧紧攥着包裹。

唐和顺顺手揽起一把雪放进嘴里解渴。杨艳敏 摄唐和顺顺手揽起一把雪放进嘴里解渴。杨艳敏 摄

  十几分钟后,唐和顺向左拐进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羊肠小道,艰难前行。

  道两旁长满杂草,雪落在上面,看不清路,稍有不慎就会踩空崴着脚,或从旁边两三米高的地方摔下去。唐和顺从一旁的枯树上折下几支树枝,用作探路的工具。

  在行进路上,唐和顺顺手揽起一把雪,揉成小团,喂进嘴里解渴。唐和顺杯子里的水不多,不足以支撑一整天10多个小时的路程,只能在吃干馍的时候顺顺,避免噎着。

  在这几条路上走了十多年,唐和顺慢慢摸索出“门道”:晴天走捷径,雨雪天行大路,哪条路坡陡,哪条路经常有毒蛇出没……提及积攒的经验,唐和顺掰着手指如数家珍。

  但鲜有人知道,工作之初,唐和顺摔过几次跟斗,掉过几次山洞。

  唐和顺清楚地记得,工作的第一年,由于不清楚路况,他失足掉进深约两米的山缝,被卡在中间,膝盖受伤,动弹不得,“当时想着,这回要死在这儿了。”

唐和顺分拣邮件。杨艳敏 摄唐和顺分拣邮件。杨艳敏 摄

  在人迹罕见的背面山坡上,没有信号,唐和顺无法求救。看了看一旁的包裹,想了想家人,唐和顺开始徒手在山体上凿出一个个小洞,手脚并用爬出了山洞,一瘸一拐地将邮件送达。

  那天,是唐和顺这些年来回家最晚的一次。当天,唐和顺回到家时,天已漆黑,妻子在饭桌上焦急地等着,一直未动筷。若不是家人发现他身上的伤,唐和顺绝不会张口提及那天的“惊魂一刻”。

  此后,在家人三番五次地劝说下,唐和顺开始动摇。“不想再身处险境,让家人担心。”唐和顺垂着眼说。

  正想放弃的时候,唐和顺往山里送了一份录取通知书,这一趟,更坚定了他做乡村步班邮递员的想法。

甘肃兰州市西固区邮政管理局乡村步班邮递员唐和顺拄着木棍载雪中前行。杨艳敏 摄甘肃兰州市西固区邮政管理局乡村步班邮递员唐和顺拄着木棍在雪中前行。杨艳敏 摄

  唐和顺忘不了那家老人双手接住录取通知书时的表情和眼神,“两眼放光,眼里全是希望”,还拉着他的手,热情地让他进屋坐坐,喝口水歇歇脚。

  日子久了,唐和顺和村民们的感情愈发深厚,除了送邮件,偶尔也从山下捎带些生活用品,或者将学习用品带至在十几里外上学的学生手中。

  “一想到大山里面的老乡眼巴巴等待我的那种表情,还有拿到信件和快递的那种眼神和喜悦,我又不忍心了,决定坚持下去。”就这样,12年过去了。未来的路,唐和顺还要坚定地走下去。

  乡村快递10年变迁:包裹变了,等待的笑容没变

  送件路上,唐和顺遇到过恶劣的雨雪天气,遇到过塌方、滑坡等事故,还遇到过突然窜出的毒蛇……

唐和顺河熟人打招呼。杨艳敏 摄唐和顺和熟人打招呼。杨艳敏 摄

  “艰难险阻”远不止这些,12年间,唐和顺甚至磨破了逾百双鞋,穿烂了几千双袜子,为地处偏远山区的4个行政村、25个社区的人们送去信件、报刊和包裹。同时,他还见证了中国西北乡村快递10年变化。

  2009年是淘宝首届“双11”,当时网购还未蔚然成风,一天之内创造了5000万元的销售额。2018年11月11日24时,随着最终数字的定格,2018年天猫“双11”全球狂欢节全天成交额突破2000亿元大关,达2135亿元。同时,今年天猫“双11”全天物流订单量达到10.42亿,再创新纪录,进入1天10亿包裹的时代。

  十年“双11”,变化的不仅仅是这些数字,还有寄送的包裹里的东西。“网购越多,任务越重。”相比10多年前,唐和顺明显感觉到,信件少了,包裹多了,他的任务也越重了。之前,他只需挎2个邮政布包,但现在快递高峰期,他的手里时常要加拎两三件包裹。

  这些包裹往往是外出务工或上学的年轻人寄给家里的小孩和老人的东西,有衣物、学习用具、生活用品等。由于经常负重爬山,唐和顺的膝盖受损严重,用他的话说,一到雨雪天就是他的“受难日”。

  报刊是唐和顺运送的“贵重物品”,它能让山里的人了解山外发生的“大事”。唐和顺更像一条“信息纽带”,多年来,行经22万里的崎岖山路,连接着大山外的世界和大山里的村民。

唐和顺在雪中行走。杨艳敏 摄唐和顺在雪中行走。杨艳敏 摄

  年逾五旬的王好忠住在金沟乡最高的山上,那里是全乡最偏僻的杨家嘴村上大金沟社。因为上了年龄,王好忠好几年未下过山,但远在40公里以外的兰州发生的重大事件,他跑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都是从唐和顺送来的报纸上看到的。”王好忠说,除了报纸,唐和顺也乐于跟村民们讲讲山下的新闻。唐和顺是大家口中那个“和气、憨厚老实”的人。

  “人太勤快了,太好了!现在基本没有这样的人了吧!”王好忠连用几个感叹句。不管雨天还是雪天,唐和顺穿着雨衣雨靴上山送件,从未失约。

  12年来,唐和顺从未接到过一个投诉,他紧跟着堂哥的步伐,穿梭于各个山头,勤勤恳恳地为村民们服务。

  “可能未来会有更加先进的寄送方式,但目前,这些村民们还需要我,我会一直坚持走下来。当然,也很希望能有年轻人来接班,延续我的这条邮递路。”唐和顺说,不知不觉间,已过去12年了,已不记得送出多少包裹,但记得每个收件人脸上的笑容。(作者:闫姣)

11月2日,由中车大连机车车辆有限公司制造的首列新一代中低速磁浮车在辽宁大连旅顺新厂区正式下线,即将进入静态调试阶段。据大连机车方面介绍,新一代中低速磁浮车为铝合金材质,三节编组,两端均设有驾驶室,车辆高度与普通地铁车辆基本相同,可通过50米最小平面曲线,最大坡道千分之一百,最大运行速度为每小时160公里。图为10月31日拍摄的资料图。中新社发 刘春义 摄资料图:由中车大连机车车辆有限公司制造的首列新一代中低速磁浮车在辽宁大连旅顺新厂区正式下线,即将进入静态调试阶段。中新社发 刘春义 摄

  中新社沈阳11月20日电 (韩宏)“辽宁舰”入列、首艘国产航母下水,舰载歼击机、水下机器人等众多“国产第一”,为中国工业、军事、科技事业做出了贡献。辽宁省政府副秘书长吕宏20日在“改革开放40年辉煌成就”主题系列新闻发布会上做如上表示。

  吕宏说,辽宁是新中国工业的摇篮,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曾做出过贡献,创造过辉煌。

  据介绍,辽宁省工业经济总量(按工业总产值计算)从1978年的396.6亿元(人民币,下同),增加到2017年的2.3万亿元,工业企业数从1978年的1.4万户增加到2017年的12.4万户,工业经济总体水平迈上了新台阶。

  辽宁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申世英说,工业是辽宁的脊梁,工业稳,则辽宁稳。这40年工业发展历程带来的启示是,推动工业经济高质量发展必须走改革之路,走开放之路。

  近年来,辽宁大力推进科技创新,航空航天装备、新能源汽车、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等产业技术水平进一步提升,中高端数控机床、自动化成套装备、工业机器人等智能装备产业发展势头良好,在国内居于前列。

  申世英说,辽宁工业坚持走新兴工业化道路,努力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大力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形成了以重化工为主体、门类齐全、基础雄厚的工业体系。

  未来,辽宁工业将按照“高端化、智能化、特色化、绿色化”发展方向,推动全省工业高起点起步、高质量发展,在数量向质量转变中,加快实现辽宁工业全面振兴。(完)

  美双航母编队再聚西太 这次又要干什么

  根据媒体报道,11月15日,美国海军宣布了美国两艘航空母舰正在菲律宾海举行综合战备演习的消息。“罗纳德·里根”号(CVN-76)和“斯坦尼斯”号(CVN-74)双航母编队一共包括10艘军舰、约150架各型飞机,还有12600名人员参加了这次演习。

  菲律宾海位于西太平洋边缘,介于东海、南海和西太平洋之间,是西太平洋最大的边缘海盆。

  这次演习美国都没怎么宣传,根据美国海军第七舰队之前发的公告,11月13日的时候,“斯坦尼斯”号航母上的舰载机中队飞行员驾驶战机在“罗纳德·里根”号航母上首次成功着舰,也就是说这次演习最晚也在13日就开始了,而大家到十五六日才知道这个事。

  对于美国的航空母舰来说,它主要分平时、危机时和战时三种情况进行部署。

  一种就是和平时期。和平时期没什么事,就拿个航母晃悠晃悠威慑一下,就有点像咱们平常和平时期站岗似的,没事就一个人站那个门口;有事的时候呢,比如说最近情况有危险,那就双岗,两个人,两个人多一双眼睛啊,可以更多地进行观察。航空母舰也是,发生危机的时候,两艘航空母舰一起出动;而战争的时候,应该是不少于3艘航空母舰的,比如1991年海湾战争的时候,当时美国部署了12艘航空母舰。所以一般作战的时候不少于3艘航空母舰,因为除了正在作战的航母外,还要有轮替的,所以说要有更多的航空母舰保持轮战。

  美国的一个航空母舰战斗群是以航空母舰为核心进行编成,通常这艘航空母舰的前方有两艘攻击型核潜艇在水下进行前方探路、反潜。

  另外,航空母舰的前方和后方通常会有4艘宙斯盾导弹巡洋舰或者是宙斯盾导弹驱逐舰进行防空,距离航空母舰大约是五六十公里。

  如果再加强的话,有时候会加强两艘护卫舰。现在美国护卫舰已经没了,佩里级已经全退役了。退役了之后再发展的濒海战斗舰还被部署到了新加坡,搞得很科幻。其实美国想用濒海战斗舰来替代原来的50多艘佩里级护卫舰是算错账了。

  美国现在是犯了“高技术病”,一个错误就是朱姆沃尔特,刚开始准备建32艘,后来计划被终止了,濒海战斗舰又是个错误。该级别的战舰美国打算发展自由级和独立级两个级别。从技术层次来讲,这个级别的舰艇还是不错的,但要是给航空母舰护航的话,就不行了,完全不靠谱,传统低档次的佩里级没有了,三四千吨的护卫舰没有了,这是个很大的遗憾。

  再看这次参加演习的两艘航母。“里根”号航母在这次演习前,刚刚参加了美、日、加“利剑2019”联合军事演习。“利剑”系列演习是两年搞一次,从1986年开始的。今年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一共16艘舰艇,5.7万人参演。日本出动了4.7万名自卫队队员,美军有超过1万人参加。美军除了“里根”号航母,还来了“洛杉矶”级攻击核潜艇,日本海上自卫队派了“日向”号航母,加拿大两艘军舰首次参加演习。

  这“里根”号航母最近的“烦心事”可是不少,11月12日,一架F/A-18战斗机在菲律宾东北海域坠毁。这是“里根”号航母一个月内的第二回发生坠机事件了。比这更糟心的还有核反应堆部门的14名水兵因为滥用致幻剂LSD而面临处分。

  而“斯坦尼斯”号航母呢,她的母港会从太平洋沿岸华盛顿州的布雷默顿移到大西洋沿岸弗吉尼亚的诺福克,安顿好之后会给反应堆换换核燃料,进行为期4年的复合大修。

  美国现在整天派航空母舰出来晃悠,跟日本搞这演习那演习,打得火热。可是今天的哥们儿,昔日却是冤家对手,他们的戏还要演多久?让我们拭目以待。

  (如需了解更多,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局座召忠”)

  苏州马拉松赛志愿者进入赛道递国旗 部分参赛者未得到完赛奖牌

  无视规则 马拉松跑成闹剧

何引丽节奏被打乱,以5秒之差屈居亚军何引丽节奏被打乱,以5秒之差屈居亚军

  11月18日举行的2018苏州(太湖)马拉松赛,出现了在运动员冲刺时赛事志愿者两次进入赛道,向中国女选手何引丽递国旗的一幕,打乱了她的比赛节奏,最终她以5秒之差无缘冠军。而赛事的混乱还不止于此,参加苏马的部分半程马拉松跑者在完赛后竟被组委会告知完赛奖牌发没了。一场人力、物力花费巨大的马拉松赛事最终演变成闹剧,是组委会等有关方面不尊重马拉松规则而引发的后果,值得深思。

  进入赛道递国旗引争议

  本次苏州太湖马拉松在细雨中开跑,共有来自37个国家和地区的30000名选手参赛。争议出现在女子组比赛的冲刺时刻。在还剩大约300米的时候,中国选手何引丽正拼尽全力与埃塞俄比亚选手阿贝拉争夺冠军。此时,先后有两位赛会志愿者进入赛道,向何引丽递国旗。第一位没能交接成功,另一位干脆拿着国旗站在赛道中间,硬塞到何引丽手上。

  由于志愿者站在赛道中间,也就是两位选手的必经之路,阿贝拉不得不绕路向前。何引丽接过了国旗,但是由于下雨天国旗已经变得湿漉漉的,再加上长时间的摆臂,胳膊变得僵硬,何引丽最终没有拿稳国旗,国旗被“甩”在地上。这一个插曲,也打乱了何引丽的冲刺节奏。

  马拉松赛道禁止随意进入

  那么,在赛道上向选手递国旗,是马拉松比赛礼仪的一部分吗?国际田联规则规定,在马拉松比赛终点前,谁也不能冲上赛道。很多比赛会有观众从场外把国旗扔进赛道,由运动员接住,或是运动员主动从场边的观众手中拿走国旗,但并没有志愿者进入赛道递国旗的先例。

  按国际田联相关规定,马拉松赛终点处,只允许两名工作人员手持横幅迎接冠军,包括裁判长在终点前也不能踏上赛道。一位马拉松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赛道只有裁判员和运动员可以进入,其他人只能在赛道两侧给运动员递东西,志愿者也不能踏入赛道。

  何引丽作为国内著名马拉松选手,曾多次在马拉松赛中夺冠,她披着国旗冲过终点线的照片,在网络上也很多见。但即使在中国马拉松专业领域,对是否应该递送国旗的问题,也有不同看法。有专业人士表示,理解赛事主办方安排的志愿者递送国旗的环节,但是在竞争激烈的时候,绝对不应影响选手的节奏,如果领先三五百米,也就没问题了。

  部分选手未拿到完赛奖牌

  在只有参赛运动员和裁判才能进入的赛道,主办方连续放进志愿者追逐未完赛的运动员,但这却不是当天唯一的不专业行为。

  本次苏州太湖马拉松赛包括全程马拉松和半程马拉松赛。在半程马拉松比赛结束后,有跑者发出视频,称自己完赛后没能拿到主办方颁发的完赛奖牌,有愤怒的跑者甚至在赛后领物区高喊“奖牌!奖牌”!

  一位跑友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们虽然完赛时间比较靠后,但也是在关门时间之前抵达终点的。“冒雨跑了两个多小时后告诉我们完赛奖牌发完了,而且完赛补给包也没有了,这谁能接受?”跑友质疑道。对于在雨中淋湿的跑者来说,赛后连毛巾和饮水、食物都没有得到,这肯定是一次遗憾的跑马经历。

  马拉松规则必须尊重

  志愿者站在赛道中间硬塞国旗,面对完赛跑者声称奖牌已经发完,这样的行为显然与高水平马拉松赛格格不入。

  事实上,两位递国旗的志愿者也算无辜。二人只是忠实完成有关方面交办的任务,可惜指挥者并非马拉松专业人士,递送国旗的目的也不是以帮助运动员顺利完赛为初衷。

  不得不承认,现在国内马拉松比赛虽然越来越多,但组织者在把赛事做大做强的同时,对细节依然缺乏把控。好的方面是,随着这起事件引发争议,未来赛事对运动员在终点线前的保护势必会加强,马拉松赛道的严肃性必会得到强化。正像中国马拉松热初期,每年都会发生多起跑者猝死事件,但随着全民对马拉松赛事安全问题的关注,如今大型马拉松赛已将体检和AED心脏抢救设备、急救车和急救人员作为赛道标配,显著减少了猝死事件数量。

  如今跑马名额一票难求,马拉松赛事貌似稳赔不赚,其实仍有危机。想要办好一场马拉松,让跑友满意而去,赛事组织者还需要读懂马拉松,尊重马拉松规则是根本。

  文/本报记者 褚鹏

  天津11月20日电 (记者 张道正)截止到2018年11月,全国各省市共出台工程总承包法律政策达70余项,工程总承包已经成为行业未来发展不可逆转的趋势。为适应时代发展要求,顺应行业发展趋势,11月20日,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首届总承包管理论坛在天津召开。本次论坛的主题为“深入聚焦‘E’,持续提升EPC能力”。来自天津、湖北、河南、山东、湖南等地的300余名建筑行业人士和总承包管理专家参与研讨。

  “工程总承包和EPC既是生产方式的创新,更是建筑行业商业模式的变革,对于建筑业而言,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向施工总承包模式转型是必然选择。”活动中,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侯玉杰介绍道。

图为论坛现场。 钟欣 摄图为论坛现场。 钟欣 摄

  工程总承包是国际通行的建设项目组织实施方式,是依据合同约定对建设项目的设计、采购、施工和试运行实行全过程或若干阶段的承包。EPC是工程总承包企业按照合同约定,承担工程项目的设计、采购、施工、试运行服务等工作,并对承包工程的质量、安全、工期、造价全面负责,是我国目前推行总承包模式最主要的一种。

  与传统的施工模式相比,EPC总承包模式在提升工程质量等方面有诸多优势。中建三局副总工程师黄刚讲到,“实行EPC总承包模式能够实现工程设计、采购以及施工的一体化,减少了中间环节,在该系统中,建设方只负责整体性、原则性以及目标性的管理,这样使得总的施工承包商能够具有更多的权利,为其发挥主观能动性创造更多的空间,也能够运用其先进的管理经验创造更多的经济效益;该模式还能够减少设计变更,提高施工进度,保证施工质量,助力高质量发展。”

图为与会代表参观工地。 钟欣 摄图为与会代表参观工地。 钟欣 摄

  据了解,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承建的中国结构第一高楼——天津117大厦项目率先试行“模拟总承包”模式,探索了与国际接轨的先进管理模式。近年来,该公司不断探索EPC总承包管理,取得了一系列成果。本次论坛发布了总承包公司《总承包管理能力提升专项规划(2018-2025)》和7项优秀管理成果。此外,主办方还与参会专家交流了总承包管理中的经验举措,为推进工程总承包、实现高质量发展而积极探索。

图为与会代表参观现代化工地。 钟欣 摄图为与会代表参观现代化工地。 钟欣 摄

  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先后承建了以奇虎360天津创业平台EPC工程、武汉大学大学生体育活动中心工程等为代表的一批EPC工程,范围涉及体育场馆、工业厂房、综合商业体、住宅、装配式建筑等不同工程类型,为国家大力推广施工总承包的快速发展,贡献了大型国有企业的应有之力。(完)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